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错炼狱

历经三年半载,《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正式出版,其间甘苦,寸心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戏说:混迹在一个特殊体制的机关跑腿打杂,虽说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智赛孔明,艺比唐寅,文过苏东坡,武胜玉麒麟,似万绿之中一点红,于万千众生中俨然一副“菩萨相”... 自诩:中华帝国的钢铁长城... 职务:新东方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小明星》首席娱记、《旧京报》资深评论员,《中国娱乐年鉴》执行主编... 联系:(小伊)gsgbr@163.com,(克油克油)1020666015... 用心用情写就闲书:《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六代”的命运与前程断想…  

2010-08-28 16:16:05|  分类: 错看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代”的命运与前程断想…

文\三错


自任景泰拍摄《定军山》起,一代代电影人的努力与传承造就华夏电影百余年历史的生生不息。低谷与高峰交错,商业与艺术共生,绘就一幅色彩斑斓的影视画卷。历史滚滚向前的车轮将新一代的电影人从幕后推到前台,在“第五代”依然风风火火的时日,“第六代”悄然进入大众的视野。

对于大众而言,“第六代”是一个相当模糊的泛指概念,并不清楚包含哪些导演。根据吕晓明《90年代中国电影景观之一:“第六代”及其质疑》中的统计,称为“第六代”的导演大约有以王小帅、张元、贾樟柯、娄烨、张扬、管虎、王安全、王超等为代表的20余位。“第六代”的诞生富有传奇色彩,他们刚刚出生就被置于一个相当尴尬的生存地带,在国外电影节和评论界大受赞颂,在国内却遭受到各方面的误解、扭曲和打压。

不同于“第五代”的理想主义、文化反思和浪漫色彩,“第六代”的镜头呈现出强烈的写实性和个性化。他们对第五代遵循的“宏大叙事”进行消解,将镜头对准社会的底层民众和弱势群体,记录生活在变革时代中的小偷、小姐、歌女、同性恋者、流浪者、吸毒者、民工、下岗工人等边缘人物的行为、思想、伤痛、快乐与悲伤,突出小人物的无序、无奈、无力和无从把握。他们的镜头坦然地存在着,没有明确的社会批判意识,不带或锐利或沉重的启蒙立场。正如贾樟柯所说:“导演不是一个诗人,不是一个无所不知的天才,是一个弱者。一个新电影给我们的感觉,是信任观众的艺术,不再给观众施加任何的武断,不强加任何的理论。”

“第六代”中的大多数与国家正统意识形态保持着距离,这种选择令其得不到主流的垂青,长期处在一个“文化边缘人”的状态。他们的影片被西方影评人习惯性地称为“地下电影”,并在或大或小的国际电影节上以“中国电影”的身份获奖。然而,在国内等待它们的共同命运则是禁映,部分导演甚至得到“禁拍”的一纸罚单。似乎1987年张艺谋的《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上夺魁而归的民族英雄式的凯旋终将成为“特定而短暂的历史契机所造就的一个文化奇迹,一个难于复现的奇迹。”处罚的理由仅是影片在送出国外参赛之前没有交给国家电影局审查,被视作威胁到某种权威的存在和官方意志。

“第六代”的“地下命运”在2003年之后有了变化。是年年底国家电影局的上层人士以“喝茶”的形式与贾樟柯、王小帅等一干中国电影‘第六代’对话,恢复了他们官方认证的导演地位。此后,《世界》、《青红》进入院线,“第六代”与老百姓有了全面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令人欣慰的是,当局的“一杯茶”并未消融“第六代”导演的棱角。《世界》将镜头从农村拉到都市,关注的依然是山西汾阳青年的生活与情感;《青红》融入导演自己的成长记忆,表现出青春成长的残酷;《向日葵》继承了张扬一贯的大众亲情亲合力;《看上去很美》虽然无法回到《北京杂种》的冷峻,但摆脱了《绿茶》的无病呻吟,让人对张元的下一部作品滋生期待;王全安2004拍摄的《惊蛰》、路学长2005年完成的《租期(妻)》都是直面百姓生活的现实主义力作。虽然“第六代”坚守着他们的阵地,《肓井》、《青红》等片殊获国际大奖,“第六代”却没有赢得国内观众的全面认可,不论是网络论坛还是平面媒体,批评与不满的唾液远远多于褒奖之声。这种状况背后至少存在着两方面的因由:没有形成合力和观众审美情趣的颤变。

中国电影的大旗必将由“第五代”传于“第六代”,但从后者的诞生和发展趋势来看,承担这一历史使命仍然有所差距。相比“第五代”的横空出世和高开高走,“第六代”更像是一些游兵散勇,一直处在为生存而挣扎的状态,至今也没有形成与“第五代”分庭抗礼的态势。

走上地面、进入市场的“第六代”面临着诸多的新问题,《世界》、《青红》等片票房惨淡收场。市场经济带来一片价值真空的世界,电影的文化与思想启蒙功能在现实中被极大削弱,成为一种娱乐和游戏方式,成为百姓茶余饭后调节生活的“佐料”。这就要求“第六代”不能固执地在艺术电影的独木桥上行走,应该学会观察和满足各种人群的需要,创作出更多“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毕竟,谁都不愿意看着王小帅游走在华夏热土上,将《二弟》、《青红》、《扁担姑娘》的“单一身份”进行到底,谁都希望贾樟柯能在今后的作品中展现一个跳出山西圈子的平民世界与丰富人生。

1990年张元的《妈妈》问世十六载过后,虽有管虎诸人顺从商业的洪流转战电视,但“第六代”的主将们依然做着不同的努力,只是主观的努力并没有造就中国电影新的高峰,没有留下一批有震憾力的作品。在上下求索的漫漫长路上,唯有在坚守中突破、在继承中创新,“第六代”才会在中国电影的史册中以浓墨重彩的笔调抒写属于自己的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