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错炼狱

历经三年半载,《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正式出版,其间甘苦,寸心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戏说:混迹在一个特殊体制的机关跑腿打杂,虽说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智赛孔明,艺比唐寅,文过苏东坡,武胜玉麒麟,似万绿之中一点红,于万千众生中俨然一副“菩萨相”... 自诩:中华帝国的钢铁长城... 职务:新东方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小明星》首席娱记、《旧京报》资深评论员,《中国娱乐年鉴》执行主编... 联系:(小伊)gsgbr@163.com,(克油克油)1020666015... 用心用情写就闲书:《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网易考拉推荐

出差,“再见”阿良...  

2010-05-29 23:22:05|  分类: 错谈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差,“再见”阿良...
三错
20100527


本次出差,时间:5月16日下午——5月21日上午,路线:北京——十堰——房县——十堰——重庆——南京——蚌埠——北京。不足五天时间,反复周转六地,其中有四天是早上五点半左右起床赶车赶机,加上工作重任再肩,整一个身心疲惫。

回京小结,工作是重点,出差的目标基本实现。其间,吃了几席当地的土菜,品了几口地方的特曲,差不多每次出行都是这个模式。

到十堰和重庆,我第一次目睹了“山城”的模样:真的将城市建在了山上,一栋高楼的顶部往往比旁边一栋高楼的地基还底很多。我们都很羡慕这些城市的市民,他们生活的压力远远没有在北京、上海生活的压力大,像同事所说:咱们一个月的工资在这里能买好几平方米的房子,在北京几个月的工资买不下一平方米的房子。事实上,不论城市的大与小,房价、物价都在飞涨,政府宣扬的宏观调控“只见声响不见人来”,目前只是一个笑话。

每次到南方,我总是迷恋于当地的山与水,从房县到十堰的公路上,情不自禁地赞美山坡上郁郁葱葱的墨绿植被和山间清澈的溪水,向往着老年时能在南方的山水之地修葺一间小屋,闲看花草,了此残生,呵呵。

到重庆的行程定下之后,我随即给阿良打电话,告诉他我要到重庆出差,到时抽空见见面。阿良大我四岁,原是林科院的博士生,毕业后被西南大学特聘为副教授。对此,我说他是跑到山城去“误人子弟”,教唆年轻人“投明投暗”,后果是“贻害一方”。我与阿良相识完全是一种缘分,六年前我们偶遇,后来才知道还是甘肃老乡。大西北的哥们性格相近,坦诚相待,推心置腹,经常将自己年青时的糗事一盘子托出,没多久就成了非常好的朋友,一起找人打球、下棋、看比赛,最“烦恼”的是彼此深夜打电话无事骚扰,半夜被手机闹醒后往往是气急败坏,却是徒呼无可奈何。阿良离京之前,我们一帮朋友吃饭送行,他的酒量令我大吃一惊。这家伙平时吃饭是言必称不胜酒力,喝酒不多,那次聚会却是主动出击、频频碰杯,以一已之力灌倒数人,半醉中还不忘对我炫耀:“终于知道我的酒量了吧!”阿良离京的那天,我向领导告假半天,到北京西站为身背行囊、独自远走的阿良送行。三年过后,离别的那一幕仍旧历历在目。在我返回单位的路上,阿良身在山东的爱人小张给我发短信说:“你们的友情让人感动”。

在这次紧密的行程中,我最期待的是再一次见到阿良,不单是因为曾经的这份友情,更重要是想看看阿良现在的生活状态。阿良是性情中人,重情重义,半年前他打电话告我说他与小张离了,原因主要是两地分居:阿良的专业和性格非常适合大学教书,而小张在山东的工作也是十分顺利,还当上了一级领导。听到这个消息,我除了安慰开导阿良之外,自己也是感慨万分:两个人十多年的情份就这样终结了吗?人的一生真是由一幕幕悲剧构成的吗?在北京的时候,阿良经常提到他和小张的事;小张来京时,我请他们小两口吃饭闲聊,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们感情笃深,是俗物不能左右的那种感情。现在这个社会,离婚司空见惯,更有脑残之人称离婚是一种进步或时尚,但我终觉得,对有情有义之人而言,不论何种原因,离婚永远是一种深深的伤害与痛苦。

5月18日早上,我们到达重庆,约好晚上与阿良见面,一起吃饭闲侃叙旧。白天完成相关工作后,接待单位安排吃饭,领导说是集体活动,我也只好作陪。饭后已是20时,我赶紧找车前往50公里外的西南大学,在学校的五号门口见到了久违的阿良。来到他的房间,这家伙收拾得还算整洁,不像很多独居男人那般脏乱无序。他说时常有学生过来玩耍,看来这家伙“误人子弟”不仅注重言传,更加注重身教。我提到数年前一起看羽毛球汤姆斯杯,大家(包括他自己)都说他长得很像蔡赟,恰好解说员称蔡赟小伙子长的超帅,引得众人哈哈大笑。阿良说我还记得那事。我说前几天看中国和马来西亚的比赛,蔡赟威风不渐当年,携队友如秋风扫落叶般地打败群英轻松折桂。

闲谈时,我刻意回避阿良和小张的事,害怕引起阿良的痛心,心底里这却是最想知道的事。就在我思前想后如何把话题引到这个最关心的问题的时候,阿良主动对我说:“前些天小张说,她决定来重庆住了。”听到这句话,我感慨不已终是释然,有些激动地说:“这是我最想听到的消息了。”然后,我们谈到他俩远隔千里确实不好,需要有人做出牺牲,现在两个人不时电话和QQ聊,情势一片大好。阿良说本来计划第二天请我吃重庆火锅,我说行程太紧又是集体出行只好等下次了。离别的时候,我很轻松,笑对阿良说:保重身体,早生宝宝。返回的路上,我好像打了一个胜仗似的满心欢喜,嘀咕着“不管一波三千折,有情人终成眷属,终究是好事啦”。

友情如酒,越陈越香。朋友离别之后,友情化为一种美好的回忆。星期天一早起床,看到两条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分别是深夜2时23分和25分,内容是:“以前是一群人看,现在是孤独的守着电视…起来看球啦!”“哈哈!你丫的,是我,手机丢我爸妈那,我用另外的号…想起那时在四楼俱乐部深夜看球的日子。”看到此等短信,便知他丫的就是身居合肥肥西的如风兄了。说到如风这丫,我就想起读研时候最喜欢唱的歌词:“十亿人民九亿骗,总部设在肥西县......”

我钟爱米兰,不喜欢国米,早早开静音睡了,没能在千里之外与如风同观欧冠决战,只是那晚梦里梦见拜仁封王,早起看新闻才知国米登顶。不幸的结局再次验证:我的梦都是反的......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