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错炼狱

历经三年半载,《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正式出版,其间甘苦,寸心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戏说:混迹在一个特殊体制的机关跑腿打杂,虽说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智赛孔明,艺比唐寅,文过苏东坡,武胜玉麒麟,似万绿之中一点红,于万千众生中俨然一副“菩萨相”... 自诩:中华帝国的钢铁长城... 职务:新东方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小明星》首席娱记、《旧京报》资深评论员,《中国娱乐年鉴》执行主编... 联系:(小伊)gsgbr@163.com,(克油克油)1020666015... 用心用情写就闲书:《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网易考拉推荐

重读《杀破狼》:法律与正义的角力...  

2010-05-01 13:23:06|  分类: 错看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杀破狼》:法律与正义的角力...
文\三错
20100501


(本文为《杀破狼》最早评论的缩写版,主要是针对影迷对于该片重武轻文、文武两两全的回应。)


如果民主不能主持正义,那我们就僭越法律界限追回公道,哪怕模糊了黑白也在所不惜,哪怕付出了生命也无悔无怨。
            --题记


放眼两岸三地,唯有香港一直生产着富有生气和想象力的大众电影。台湾和内地的大师们以艺术的名义赢得国际大奖,而香港电影人在艺术与商业的天平上找到了平衡点,生动与刺激并举,创作者的自主性和影片的娱乐性结合,在一片小小的天地建立起一个闪耀世界影坛的“电影王国”。不论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一统天下的邵氏兄弟,还是八十年代的银海争霸与“诸侯割剧”,皆是亚洲影坛当仁不让的“龙头老大”。

随着九十年代中期一大批骨干西进好莱坞“求名世界”和《古惑仔》等粗糙、势利作品大行其道,香港电影落入惨不忍睹的“冰河时代”。人们不由得疑问:谁来拯救香港电影?谁能令香港电影重回黄金岁月?2005年底,《杀破狼》的出现给这样的疑问一个答案,或者是一种可能。

一、兄重情,弟重义

《杀破狼》的故事是香港电影中司空见惯的警匪争斗,警察因法律程序种种原由不能将匪首绳之以法,唯有通过私人手段解决怨恨。这是一种早已为人所熟知的情节套数,导演的过人之处在于为简单故事注入浓郁情义,从而证明这样一个道理:简单的故事不等于简单的剧情,情义永远是影视艺术战无不胜的法宝。

陈督察率队捣毁王宝老巢的行动中,阿乐抢下一大包脏钱,惊慌的眼神似乎企图将脏钱中饱私囊。事实并非如此。华哥说:“什么都别对忠哥说,帮他看着那女孩”。直到华哥被阿杰刺杀,他用最后力气说出了阿乐藏钱的目的:我们拿了王宝的钱,忠哥一直护着我们,我们想帮忠哥抚养女儿。因为是兄弟,因为忠哥“护着”,他们决意私下抚养忠哥的干女儿。钱财虽说取之无道,但那种知恩图报的情怀令人感动不已。

大魔头王宝派手下杀死证人,警方因证据不足使其逍遥法外。为破获王宝犯罪团伙,陈督察安排卧底并承诺不让自己兄弟受到伤害。后来,卧底被王宝杀害,陈督察异常痛苦、悔恨。为替死去的弟兄报仇,陈督察铤而走险,知法犯法,做假证,用私刑,杀死真凶,为的只是要王宝座牢,为死去的兄弟讨回公道。华哥得知陈督察得了癌症,表面上平静劝说,背后流露出无尽伤感。阿琛在父亲节想见女儿又担心王宝借机复仇,华哥毫不疑虑地陪他到广场见女儿,结果尸横街头。这种赤诚、忠信的兄弟情义感化了起初对陈督察团队持有偏见的马督察,决定帮他们捉拿王宝。陈督察不想牵连马督察,独自深入王宝“老窝”,方显英雄本色。

陈督察与手下捣毁王宝老巢后,约马督察到海边“晒太阳”,祝贺马督察加入他们警队。陈督察介绍属下时说:“我的兄弟不错的。”马督察问:“谁最能干?”陈督察回答:“个个都能干,光说没用,相处了就知道。”普普通通的对话或许没有人会在意。影片末尾,陈督察带着干女儿来到海边,面对空荡荡的大海,物是人非,想起了与马督察的对话。此刻此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什么叫“能干”,什么叫“相处了就会知道”。“能干”就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共同进退,那种兄弟情义被数位铁骨铮铮的硬汉悲凄的结局放大。最后,陈督察脑肿瘤发作倒在海滩上,大海冲走了海滩上的四双鞋,象征着往昔兄弟在另一个世界依然情同手足,并肩作战。

二、对或错的人性审视

古语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事实果真如此吗?或许,从古至今此类训言只是教化良民的善意谎言。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大师卓别林就在《杀人狂时代》中借凡尔杜先生之口说:“许多大生意就是杀人的历史,战争、冲突都是生意。杀人如麻是英雄,否则就是凶手。”在凡尔杜先生看来,善与恶从来是因人而异的力量,善与恶都可以毁灭人类。高度发达的民主社会,法律的种种程序是否能主持社会应有的公平与正义呢?能否给善与恶一个合理的判断准则呢?《杀破狼》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法律与正义在某种程度上是民主固有的悖论。法律讲求证据,所以王宝只要杀死证人毁灭证据就可以从法庭昂首走出。在一个政府机构健全的街区,晚间十二点过后法令失效,“王宝说了算”。面对古惑仔的咄咄逼人,巡逻警察吓得不知所措,警官也无可奈何。王宝被抓后,一群年轻古惑仔到警局自首,警方不得不依据程序诸一录下口供,高层不得不考虑王宝被抓后的治安问题。

当悖论中的法律不再能够主持正义的时候,只有以个人行为讨回公道。此时的个人行动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对与错的判断。马督察目睹陈督察团队滥用私刑将凶手处死,于是怒不可遏大打出手,之后是一番尖锐的争论:

马督察质问:“你想坑王宝?”
陈督察答:“是!他不死,王宝就会脱身。”
马督察说:“我也想抓他,但一定不会像你们这么做。”
陈督察说:“这件事是我一个人决定的,我只有一个心愿,我要王宝座牢。”
马督察再次质问:“你一个人担当得起吗?”
陈督察怒问:“你是不是要把我们几个全部送进监狱,让那混蛋逍遥法外,你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吗?”
马督察回答:“你们一定是错!”
陈督察反问:“你把一个疑犯打成白痴,那是为什么,因为你知道他害了很多人,他该死,当天所有的警察都保你,你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这段对话更像是法律程序与社会正义两方的碰撞,如果站在“各自立场”,谁又能肯定“对方”是错呢?所有人都知道王宝从事非法事务,但他的生意越做越旺,警察却越搞越乱。面对一切的不公,马督察交出了警枪警证,价值的天平倾向了正义。他闯入王宝“老巢”大开杀戒,但相信所有人都不会责怪他对法律程序的蔑视,而会像《洛奇V》中神父为打倒拳击经纪人的洛奇祈祷:上帝与你同在!

沈从文在《萧萧》的“前言”中说:“我只建造了一座小庙,在这座小庙里,我供奉的是人性。”人性不仅是文学供奉的神,也是电影作为艺术供奉的神。良心是人性的基础,是道德的底线,是人类精神最后的防线。也可以说,人性便是一个人的良心与操守,告诉人们什么是正义、什么是良知。《杀破狼》对法律、正义、道德、良知进行了讨论,升华了警匪角力的简单故事。

三、宿命的残酷与悲情

在简单故事蕴含深层富足的内容之外,影片在形式元素上也是可圈可点,为数不多的空镜头和长镜头极具美感,蓝天白云下的碧海波涛和一片绿油油的田地;王宝打高尔夫球的长镜头从光线、道具、视角上都表现出黑帮社团活动场所灰暗、冷酷的气息;音乐与情节融为一体,时而轻松悠扬,时而紧张激烈,时而深沉悲重。

何为“杀破狼”?“杀破狼”亦即七杀、破军、贪狼三颗星,它的变化既能创造也能毁灭美好世界。“杀破狼”取自中国古代观星学,七杀、破军、贪狼是108颗紫微斗数中14颗主星中的三大煞星,分别象征毁灭、斗争、贪婪,代表着种种极端的命运。影片将这种命运的极端通过残酷和悲情的方式呈现出来。

影片的悲情源于多个角色命运的安排和父亲节的设置。陈督察的三个手下,个个忠孝两全,义薄云天,肝胆相照,可无法摆脱惨死的命运。年轻帅气的阿乐与马督察取枪时还问对方有没有想过退出警队,或许,他早有退役、远离凶杀过平常人生活的设想,怎料命运无常,阿杰的利刀刺满他的全身。父亲节,阿琛接到女儿的祝福电话,在华哥的陪同下到广场与女儿见面,父女亲情化解了昔日的隔阂,他拿着节日礼物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准备打开这份特别的礼物。华哥看着幸福的阿琛,打电话询问父亲的近况,母亲说父亲在一个月前已病逝。这时候,凶残、冷血的阿杰手起刀落,喉断人倒。血泊中阿琛将手伸向女儿的礼物,华哥用最后的气力道出情义的真谛。病魔注定要吞噬陈督察的生命,长镜头下的海边,他想起昔日生死与共的兄弟,看着潮起潮落,突然双手抱头倒在海滩上,除了大海的声音,周围死一般的沉静。王宝和阿杰虽是十恶不赦之人,他们机关算尽、气势逼人,最终也没有摆脱“做错事一定会有报应”的宿命。可以说,正义的一方笑到了最后,只是这种胜利的代价不菲,多桀的命运使得影片弥漫着黑色、绝望的悲情格调。

另外,作为商业卖点的动作戏,《杀破狼》既包含传统功夫片中原汁原味的真实打斗,也具有冲击力极强的视觉效果,并且融入多种格斗元素,树起一座香港功夫片新的里程碑。



  评论这张
 
阅读(9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