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错炼狱

历经三年半载,《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正式出版,其间甘苦,寸心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戏说:混迹在一个特殊体制的机关跑腿打杂,虽说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智赛孔明,艺比唐寅,文过苏东坡,武胜玉麒麟,似万绿之中一点红,于万千众生中俨然一副“菩萨相”... 自诩:中华帝国的钢铁长城... 职务:新东方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小明星》首席娱记、《旧京报》资深评论员,《中国娱乐年鉴》执行主编... 联系:(小伊)gsgbr@163.com,(克油克油)1020666015... 用心用情写就闲书:《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网易考拉推荐

乱侃香港电影:武林大会里只有一个带头大哥…  

2010-04-22 13:03:47|  分类: 错看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乱侃香港电影:武林大会里只有一个带头大哥…
三错
20100420


两天前,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仪式在文化中心大戏院举行,我想CCTV6应当现场直播,忙完工作赶回家里打开电视,看到的却是“刘葡萄”的科幻烂片《机器侠》,真是“热脸贴到了冷屁股”――怎一个愁字了得,还好尽管CCTV5转播的是同样乏善可陈的CBA总决赛,但看到久违的“拼命三郎”张劲松作解说嘉宾,他略显紧张和不自在的模样倒是倍感亲切,消减了先前不少的郁闷心情。

没有颁奖直播,只好打看网络,一眼盯着电视看体育转播,一眼盯着电脑看文字播报。因为《十月围城》、《岁月神偷》,各项大奖没有什么悬念,我唯一期待的是气势磅礴的《十月围城》能不能在历史奖项数量上超过那部为偷情唱赞歌的《甜蜜蜜》,结果是现在的陈可辛仍然不敌过去的陈可辛,这一次也只夺得八个奖项,着实令我感叹、郁闷了好久。

金像奖从来都是港人和影迷自娱自乐的名目,不论提名还是得奖都无法代表全部真正意义上的最佳。比如,我非常喜欢《警察故事》却不认为它就是当年最佳,与之相反的却是许多像《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这样的传世遗珠。每每当有人在徐老怪面前谈及他当年因《最后胜利》获最佳男配角提名一事时,老怪都是尴尬无比徒呼无奈――休得谈论我的演技啊!在此次最佳影片提名中,《赤壁下》不过是吴宇森此次回归之后的一响哑炮,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他完全没有从沦为好莱坞工匠的泥潭中跳出来,而是依旧沉沦用大把票子、大把明星、大把部队、大把器械推积成一幕幕简单的人山人海,票房口碑的冰水两重天再次证明,他擅长的终究是孤胆英雄的胆魄、血性和情义而非用金钱技术打造的大场面、大格局和大史诗。

因为一个叫董小鹿的女孩,我特别关注关颖主演的《泪王子》,希望它能以某个技术奖项让更多人知道。因为一个叫厉胜男的女孩,我特别关注叶璇能否凭《意外》折桂,她的“最后胜利”让我不由自主地再次打开梁羽生的经典作品《云海玉弓缘》,重温“我的胜男”那悲凄而动人的江湖一生(厉胜男是我所读武侠小说、所观影视作品中最让我动心最让我怜惜的女人),依旧为那个伤感的结局耿耿于怀。看完《云海玉弓缘》,我又顺势观看了改编自古龙同名经典的《白玉老虎》,楚原导筒里的狄龙、尔东升依旧是英气非凡潇洒无比,连同岳华、谷峰饰演的半正半歪的老少侠客们,一个个都在古龙不知何朝何代何年何月的腥风血雨的江湖里无法左右爱与情,在大风堂和唐家堡的正邪争斗里爱人、亲人、友人都死了,徒留结尾处赵无忌在无数灵牌前那句苍凉的感言久久索绕在耳畔:“武林盟主,我不想做。我爱的人都死光了,我的朋友也死的差不多了。如果以后还有什么武林的斗争,我已经没有人可以牺牲了。”

香港电影也是一个江湖,每年举行一次名曰“金像奖”的武林大会,各门各派各路高手策马踏来使出排山倒海的浑身解数,力图在这个江湖上扬名立万,争夺人人觊觎的那条“打狗棒”。比武的过程遵循着一定的规矩,而诸路评判者不可避免地心怀鬼胎,少不了一番左右权衡、患得患失甚至暗箱操作,最终拿出一揽子令各方皆大欢喜的方案。去年,毫无新意、老态龙钟的《叶问》打败温情脉脉的《天水围的日与夜》获得最佳电影,以及今年充满人文关怀的《天水围的夜与雾》的颗粒无收,都是江湖大会里各方势力平衡的结果。记得在《叶问》公映前,受大刀兄抬爱邀我在金典花园看了该片,点映结束后观众无人鼓掌全场冷清,此时工作人员说“请各方媒体的朋友稍留一会儿……”此言一出,我这个非媒体的朋友抬腿就溜,第二天各方媒体就出现了千篇一律的赞美声,是不是“红包评论”产生作用无从考究,倒是多半影迷相当配合人云亦云高喊颂词,各方观众自是亦步亦趋热情捧场。就这样,在出品方的精心呵护下,《叶问》成为年度票房黑马。对于这种“怪象”,我始终认为出乎各方意料的漂亮票房成绩是《叶问》在上届武林大会上压倒群英的唯一理由!

对每一个于香港电影怀有浓浓感情的人来说,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里只能有一个带头的大哥。今年的带头大哥当然是众望所归万人臣服的《十月围城》。回顾历届28次江湖峰会,新一代的带头大哥竟是如此的名副其实,就个人喜爱程度而言,仅次于百看不厌的《英雄本色》,甚至高于极为推崇又被影迷和观众忽视的《千言万语》。有了这样的带头大哥,香港电影的江湖才会充满朝气、永不陷落。

自香港电影衰退以来,我一直疑惑曾经的那些大侠、英雄们为何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唯有一个“为影癫痴”的侠女许鞍华辛勤劳作,陈果、关锦鹏们鲜有出没,罗启锐、张婉婷这对“绝代双骄”更是闭关修练,自《北京乐与路》后相隔十年才出山亮剑,一部在港“偷映”的《岁月神偷》赢得大小喽喽的满堂喝彩。我对这对侠侣的重出江湖欢喜无比,细心观察这部怀旧、温情得有些煽情、悲伤得泪流满面的作品,也不由得不为其鼓掌。从这部深情描绘普遍百姓家庭往事的作品里,我也看到了这对侠侣师从“许侠女”,片中的那些小幽默、小眼神、小微笑、小感动都可以从许大侠书写的宝典《女人四十》里找到出处。在华语电影的江湖里,关于“家庭往事”的表达,我首推身出宝岛的李大侠的《饮食男女》,它比《罗月神偷》多了一份文化的厚重。

江湖代有侠客出,青年才俊张经纬用一部纪录片《音乐人生》征服了评论界的兄弟姐妹,“许侠女”也给出了相当高的评价。张少侠讲述了一个音乐天才的成长之路,该剧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关注的不是天才的耀眼光环而是天才的内心忧伤,他在向世人介绍这位音乐天才、怪才的同时,让人们从天才的特立独行和内心寂寞中关照生命和心灵,引发人们对于如何引导、塑造孩子个性与才华的思考。

今年的武林大会已经结束,在依旧寒冷的香港影坛点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火堆。过去一年的江湖里,有《赤壁下》这样抢钱不眨眼的伪君子大魔头,有《新宿事件》这样亦正亦邪的异域怪侠,更有《十月围城》这样一呼百应的带头大哥,还有《岁月神偷》、《音乐人生》这样多情重义的风流剑客,它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形成了颇为可喜的热闹的局面。明年的武林大会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大家擦亮眼睛,一起瞪着、等着吧……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