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错炼狱

历经三年半载,《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正式出版,其间甘苦,寸心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戏说:混迹在一个特殊体制的机关跑腿打杂,虽说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智赛孔明,艺比唐寅,文过苏东坡,武胜玉麒麟,似万绿之中一点红,于万千众生中俨然一副“菩萨相”... 自诩:中华帝国的钢铁长城... 职务:新东方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小明星》首席娱记、《旧京报》资深评论员,《中国娱乐年鉴》执行主编... 联系:(小伊)gsgbr@163.com,(克油克油)1020666015... 用心用情写就闲书:《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网易考拉推荐

《禁闭岛》:揪出惊悚迷局背后的真正凶手…  

2010-04-02 12:31:11|  分类: 错看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禁闭岛》:揪出惊悚迷局背后的真正凶手…
文\三错


鱼小鱼同学说看了马丁?西科塞斯的新作《禁闭岛》后很震撼,故事开头很了然,看到中途很茫然,到了结局很释然,回头细想再茫然。大概很多人看这部电影时会有类似感受,看完之后觉得真相莫辩似是而非。老马丁是世界影坛宗师级的人物,驾驭故事的能力绝非一般导演可以媲美,尤其是那部不同于港片的黑帮史诗《好家伙》是我顶礼膜拜的经典,旦逢同好者总少不了赞美推荐。这一次他玩起了心理学游戏,在现实、虚幻、梦境、假想中反复穿梭,构建了一场警察追寻杀妻毁家的凶手与医生救治精神分裂的病人交错交织的惊悚迷局。

影片改编自美国小说家丹尼斯?勒翰的同名小说。老马丁有意回避传统叙事,将导筒转向心理悬疑领域,花足心思大力营造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情景,既在挑战自我的导演水平,也在挑战受众的观影潜能。导演的过分发力,使得本片有别于悬疑惊悚片真命天子希区柯克的作品,后者往往侧重于解开迷局,本片却侧重于营建迷局。而片中迷局的构建与消解都需要用弗洛伊德式的精神分析学作为手段,无疑加大了观影难度,让普通观众的脑细胞连轴运作,须臾不敢歇息。因为这种高难度,在类似双重身份或双重心理或人格分裂题材的影片里,我更喜欢爱德华?诺顿和理查?基尔主演的《一级恐惧》,不单单有迟迟不决的重重悬念,还有男女辩护人源于家庭血缘的常人、常态、常情,更容易拉近戏中人与剧外人的距离。

这样的比较并不表明《禁闭岛》不够优秀,相反它具备了一部优秀电影的基本要素,人物设置、台词独白甚至演员表情无不埋下伏笔,前呼后应,一气呵成。画面、声响、灯光、布景、表演制造出的紧张气氛也达到了骇人恐怖片的水准,倘若在黑夜里一个人观看,很多段落足以叫人毛骨悚然。

对于一部悬疑惊悚片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告诉观众迷局的真相。影片由头至尾接二连三放出的迷雾弹,确实令悬念重生,网上甚至出现两个版本的所谓真相。悬疑片没有开放式结局,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悬疑,任何悬念必须被解开,真相大白之刻往往是落幕之时。希区柯克的电影是这样,《一级恐惧》也是这样,就连韩国表现母子情深的影片《母亲》也在最后告诉观众儿子失手杀人和母亲为子杀人的最终真相。

老马丁自然知道悬疑片的起码规矩,《禁闭岛》在这一点上没有摆脱既定模式。影片最后,泰德问查克:“最糟糕的事,是像怪物一样活着还是像好人一样死去?”正是这句话告诉我们事实:他已经清醒或者暂时清醒,明白了泰德不过是自己幻想的身份,真实的身份是那个杀死妻子放火烧焚爱妻的莱迪斯!知道真相的他为何还要选择死亡?因为,他无法摆脱子亡妻死的阴影,知道心魔依然会令他丧失清醒重新陷落虚幻像怪物一样存活,与其这样还不如乘一时清醒像好人一样死去。我们如果稍微细心,也会发现当泰德说完这句话起身离开时,查克用疑问的语气叫了一声“泰德”,这说明他对此刻的“泰德”这一身份产生疑问。在当事人的疑惑中,影片戛然而止,而这一疑惑也为我们提供了一把打开迷局的钥匙。

在理清真相线索之后,我陷入对泰德(莱迪斯)精神分裂根源的思量,试着揪出这出悲剧的根源所在。在这方面,导演处处留意安排背景,二战里的肃杀风雨,集中营里的累累死尸,纳粹指挥官的垂死挣扎,对缴械战俘赤裸裸的残杀,即使多年过后也令泰德惊魂未定。那不是战争,而是纯粹的暴力。暴力的阴魂挥之不去,蔓延到战后的家庭里,致使亲人间关爱的缺失。战争扭曲了心灵,泰德没有感到的妻子的严重压抑,最终酿成了妻子淹死三个儿女,他也于悲伤与绝望中杀死妻子,然后一把火烧尽真实世界的所有牵挂,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马太福音》里写:“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谈了。”我们无需责怨泰德,他心怀慈爱悲悯,只是那些抹不去删不掉的血腥经历使他在不经意间丢失了爱心。影片里数次出现的泰迪和妻儿们恩爱、不离不舍的段落,为这部表现心理压抑、精神分裂的影片撒下了爱的种子,也在黑暗的暮色里投下了光明,让我在压抑绝望中感受到些许暖意。

泰德的悲剧让我想到了身边真实的故事,关于少年伙伴小欣和小甫的精神病。小欣是我初中的玩伴,我们一起在村边习武、在山里“探险”、在河里游玩,留下美好的童年记忆;小甫是我高中的朋友,我俩一起从村里考入县一中,高二时一同在校外租房,同住一室同起居整整一年,直到我考上大学远离家乡后才少了联系。很多年后,我回老家与父亲母亲闲聊时提到小欣和小甫,父母不无悲悯地谈起了他俩的现况:太可惜了,两个孩子都是相貌堂堂、年纪轻轻,现在却患了精神病,小欣时常一个人在村里的坟场里唱歌,小甫时常一个人在村边的小路上跪拜祈祷山神保佑。我很惊讶地问及起因,得到的答案几乎与泰德一家的悲剧如出一辙:小欣外出打工时因纠分被当地恶棍围殴,在心里落下阴影,回乡后家人曾一度找医生治疗,有段时间起色很大,可因为他父亲迷恋于赌博而没有持续治疗,病情加剧成了一个半疯人;小甫高三复读三年后自费上了所外地的高校,在某个夜里被当地流氓抢劫并殴打,惊魂之后的他在学校里终日郁郁不乐,而没有人给予关照,过了大半年就成了今天信伸疑鬼的样子。

电影里泰德的家庭悲剧,现实中友人的人生惨剧,都源于万恶暴力和爱心缺失。老马丁表面上是在表现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根本上是在寻找这个悲惨世界的真正凶手——暴力和冷漠。假如泰德不经历杀戮、用心与妻子沟通,他们一家人肯定像所有幸福的家庭一样快乐地生活。假如没有暴力、拥有父爱,小欣肯定会是一个活泼健康的帅小伙。假如没有暴力、拥有友爱,小甫肯定会是一个心智健全的大学生。所有设想只是美好的愿望,人们往往到失去时才懂得珍惜学会反思。电影里的泰德在清醒后悲痛地自责自己害死了妻儿,这种自我的反省揪心刺骨。在这个吟颂和谐的社会里,善良的人们时常难以避免暴力的伤害。《白丝带》的导演迈克尔?哈内克曾说过,人根本没有必要先成为坏人才会有罪恶感,这已经是我们每个人生活中的一部分。面对类似的情况时,电影外的我们是不是还会一如既往地戴着墨镜或者面具冷漠到底,看着悲据一幕幕地反复上演?

2010.04.02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