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错炼狱

历经三年半载,《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正式出版,其间甘苦,寸心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戏说:混迹在一个特殊体制的机关跑腿打杂,虽说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智赛孔明,艺比唐寅,文过苏东坡,武胜玉麒麟,似万绿之中一点红,于万千众生中俨然一副“菩萨相”... 自诩:中华帝国的钢铁长城... 职务:新东方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小明星》首席娱记、《旧京报》资深评论员,《中国娱乐年鉴》执行主编... 联系:(小伊)gsgbr@163.com,(克油克油)1020666015... 用心用情写就闲书:《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网易考拉推荐

[与电影擦边]《荒原与人》:“北大荒”的爱情悲歌...  

2006-07-20 01:52:45|  分类: 错看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剧《荒原与人》:“北大荒”的爱情悲歌...
错错错
2006.07.14

北大荒,中国三大黑土地域之一,因为一段独特的历史成为千千万万知青挥之不挥的记忆。在文学中,在影视里,我们不难找寻到一套汗渍侵透发黄发白的老军装,它见证着那段击碎梦想与爱情的岁月,记载着一段段如泣如诉的爱情悲歌。这曲曲悲歌,属于人,属于荒野,也属于独特的时代。7月12日晚,在解放军歌剧院的舞台上,王晓鹰导演的话剧《荒原与人》再一次将观众牵回早已远逝的年代,在滚滚历史的浪潮中感受知青们的命运与情感世界。

剧本乃一剧之本,曹禺说过:好的戏剧首先需要好的剧本。在“剧本荒”的中国戏剧界,一个好的剧本成为艺人创作的基石。21年前李龙云创作的《荒原与人》曾荣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此后,林兆华、徐晓钟等戏剧界名流都曾打算将《荒原与人》搬上舞台,但终末成功演出。对于这个具有厚重文学性与思想性的剧本,导演王晓鹰给予了高度赞美:“这个写于二十年前的剧本即使在今天看来依然散发光芒,剧中人物的痛苦仍然折磨着当今的人们,精神的‘荒原’不曾消失,信仰的真空依旧存在。”正是有了这样扎实的剧本,戏剧界才会有一次次自发的舞台实践,从中也映照出中国戏剧舞台优秀剧本缺失的困境。

编剧李龙云如是解释《荒原与人》:“这部戏力图接触一些人类自身无法解决的问题:人在命运面前的倔强与悲壮;人在大自然面前的自尊与自卑;人及自身与生俱来的弱点的对抗与妥协;人在重建理想过程中的顽强与苍凉,人在寻找归属时的茫然无措……世界上最残酷的斗争,是人与自身的搏斗。”当演员们谢幕时,我深深理解了李龙云对于该剧的阐述。在小小的舞台空间范围,在三段爱情悲剧中,自尊与自卑,顽强与妥协,找寻与失落,幸福与残酷,这一切的矛盾在“时代的荒原”上都得到了淋漓展现。演出结束,我毫不怜惜自己的掌声,既是对深陷低谷的中国戏剧的鼓励,也是对《荒原与人》的最大认可。从这部优秀的话剧中,我感受到浓厚的文学气息、人文关怀和表演艺术。

“这里来了一群青年,他们没有爱的权力”,这是《荒原与人》中最令人心寒的一句台词。马兆新和细草,苏家琪与宁姗姗,苏家琪和李天甜,三对相亲相爱的恋人都没有一个团圆的结局。小马和细草是一对热恋的垦荒队员,当落马湖王国的国王――垦荒队队长――于大个子占有了细草之后,男人的自尊令小马无法接受被玷污过的爱人,为爱努力过的细草平静的选择嫁给一个马车夫的生活,在小孩出生的那一天,小马带着爱情的疮疤离开了北大荒;苏家琦与宁姗姗相爱,宁姗姗在一次边界冲突中不幸牺牲,作为“逃兵”的苏家琪无法面对这段残缺又美好的爱情,带着爱情的伤口在落马湖继续着自己的青春岁月;李天甜爱恋着苏家琪,治愈了后者心中的伤痛,在苍凉的荒原留下了罗曼蒂克的热情,然而,恶劣的自然环境令她染上了“鬼掦头”,在罪恶的批斗声中忍受着无尽的屈辱,曾经勇敢地选择结束生命,却在重燃生活的勇气的一刻被疯狂的沼泽吞没了。李天甜走开的那一刻,正如台词所说:暴风雪刮起来,铺天盖地,不分青红皂白,它刮走了生命,刮走了善恶,甚至把落马湖一起刮走。在北大荒、在落马湖,没有爱的权力,没有爱的空间,没有爱的土壤,“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千古愿望被时代无情地埋藏。

《荒原与人》基本以主要人物之间的生活关系制造戏剧冲突,细草、马兆新、苏家琪、李天甜、于大个子数人是当仁不让的主角,但是,剧中为数不多的群戏同样精彩。娶亲的队伍洋溢着东北秧歌的奔放与欢快,仿佛有种回归自然的本质;批判李天甜与苏家琪的场景突出显现了那个疯狂的灰暗的年代在落马湖的印记,对于弱者毫无怜悯的批斗触目惊心,那时那景,我想到了余华近作《兄弟》中宋凡平惨死的景象,不寒而栗,心有余悸。李天甜的最终的死亡,便是对时代血淋淋的控诉。

对于沉迷于电影中的我来说,近距离与《荒原与人》亲密接触有很多直观的感想。在整个观看过程中,由衷地佩服着房斌、万莤、侯岩松等演员。舞台化的风格为当代电影所抛弃,却又是当代话剧的内在组成部分。在《荒原与人》中,演员的台词至少一半以上不是日常生活对话,而是荒原生存状态下的精神独白,它不同于一般的现实主义表现方式,要求表演从现实到精神层面的转换。因此,在狭小的舞台空间,穿越时空的往事对演员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次性的表演只要可成功不可失败。台上两小时,台下十年功。出色的表演是该剧成功的重要保证,观众的心情随着舞台上演员们的喜怒哀乐而波动,绝望之境中竭斯底里的叫喊有种洞穿心灵的力量。

一部成功的艺术成品,不论是电影、话剧,还是绘画、音乐等等,它都应该能够引起大众对现实的审视与自身的反思。今天的我们满足着庸常又琐碎地日子,白天生活在没完没了的堵车中,在晚间浅溥的电视剧中消耗着生命,在不断升级的鸡吵鹅叫中体验家庭生活,在波澜不惊的明争暗斗的拿着或多或少的薪水,但是我们却没有时间照顾自己日益世俗、坠落、苍白的心灵。《荒原与人》完全称得上是一部成功的作品,它所呈现的真情挚爱在当今的社会显得弥足而珍贵,对于当代人几乎是一次灵魂的洗礼。

法国哲学家莫里斯.哈布瓦赫曾认为:记忆是一种唤回。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则指出:记忆是一种恢复。北大荒的千百万知青在这片黑土上留下了青春记忆。然而,在一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年代里,我们试着回避记忆,企图抹掉记忆,热衷于失去记忆已经是司空见惯。对于年轻人来说,这又是无关自己生命的历史,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心态。在冷漠与遗忘面前,《荒原与人》无疑是一次对记忆的恢复和对历史的唤回。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北大荒的爱情悲歌透射出北大荒的荒凉和一代知青的悲凉青春,这都是那个年代无法抹掉的记忆,是后人不该忘却的历史。

不难判断,如果是知青观看《荒原与人》,一定会有更多的感想吧。因为,一句“刻骨铭心北大荒,天下知是一家”记载着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那是“同是天涯知青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患难情义,永远铭记在每个知青的心中。

《荒原与人》并非我心中的极品,一个明显的不足就是编导过于淡化时代的背景。因为,不论是于大个子的人性的扭曲,还是马兆新和细草、苏家琪和李天甜的爱情悲剧,都是时代留下的创伤,我们在关注北大荒知青命运的同时,无法不去思索那段独特的时代。该剧重点在于主人公内心的独白,而很少有能让观众直接进入那个时代的场景,缺少了对时代批判的力度。另外,白色的钢琴占据舞台的一角,而弹奏者并基本游离在剧情之外,所以,完全可以将钢琴置于后台,同样不会影响琴声喧染剧情的效果。

走出剧院,我问朋友:《荒原与人》在你看过的话剧中属于怎样的水准。经由一番中外对比,她回答:至少是中上水平。对于外国话剧的陌生,使我无法做出更深入的分析,但是我为自己能第一时间观看《荒原与人》感到欣慰,因为,它让我感动,让我回味,让我思索……


(演出结束后,在导演介绍主创人员时,身后两个女孩拼命尖叫,大约是戏剧学院的学生或与戏剧有关的人,她们的这种尖叫令人厌恶,因为艺术不是尖叫,也不需要尖叫。)



欢迎莅临“三错炼狱”: http://cuocuocuo.yculblog.com/
看电影、评体育、聊生活、谈感情、侃自我、说世事,感受人生过后尽是憾...



------------------
欢迎莅临“三错炼狱”: http://cuocuocuo.yculblog.com/ 看电影、评体育、聊生活、谈感情、侃自我、说世事,感受人生过后尽是憾...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