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错炼狱

历经三年半载,《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正式出版,其间甘苦,寸心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戏说:混迹在一个特殊体制的机关跑腿打杂,虽说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智赛孔明,艺比唐寅,文过苏东坡,武胜玉麒麟,似万绿之中一点红,于万千众生中俨然一副“菩萨相”... 自诩:中华帝国的钢铁长城... 职务:新东方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小明星》首席娱记、《旧京报》资深评论员,《中国娱乐年鉴》执行主编... 联系:(小伊)gsgbr@163.com,(克油克油)1020666015... 用心用情写就闲书:《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网易考拉推荐

《以和为贵》:“和”为误读,“贵”在坚持…  

2006-05-02 20:15:13|  分类: 错看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和为贵》:“和”为误读,“贵”在坚持…
错错错
20060502


2006年4月8日,《黑社会》从《如果.爱》与《七剑》中成功突围,拿下金像奖最佳电影等殊荣。三周过后,杜棋峰携“最佳”之余勇,推出续作《以和为贵》在港台公映,内地当局出人意料地未做删剪同步发行音像制品,给了观众评头论足的机会。

《以和为贵》的故事与《黑社会》一脉相承,讲述两年后 “和联胜”新一轮选佬座的纷争。相比《黑社会》中大D与阿乐在后台操纵下的新生代对抗,《以和为贵》的戏剧冲突设定在占米内地做生意失败的基础上:本无意争做“话事人”的他因为不是“话事人”而无法在内地开辟更广阔的市场,不得以与自己的“干爹”进行一次鱼死网破的“战斗”。在影片的主线中,我们看不到任何“和”的段落,相反是各色各样的离间、恐吓、背叛、收降、残暴、凶杀等“斗”的场景。因此,《以和为贵》的片名与影片整体故事并不相合。

当然,杜棋峰在《以和为贵》中剑走偏锋,通过开篇序幕与结局设置,加入强烈的政治意念,表面上是大陆当局希望利用香港帮会的大佬维护社会的安定,深层则是杜棋峰作为一个香港人对于大陆政策的反讽。

从主体故事到各种技术元素,《以和为贵》都不失为当今香港电影的优秀代表。可导演过分的个人政治意念表达成为影片的欠妥之处。虽说电影完全能够加入政治化的色彩,例如徐老怪在《黄飞鸿》中表达自己的家国情怀,但政治化的表达需要一个合理的素材。《以和为贵》在黑帮选佬座与对大陆当局政策的理解并不是嫁接的最好方式,影片最后的结局显得与整体风格不协调,牵强的政治意念表达为这部优秀的黑帮片蒙上一层阴影,使其在完美的瞬间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一部影片自然有不同的解读视角,香港黑帮电影以往的佳作各有千秋。《英雄本色》成功地塑造了一个男性的世界,那种男人之间义薄云天的情义令无数男子热血翻腾、血脉喷胀;《跛豪》以人物纪传为题材,在丰满的剧情架构中成就了至今为止香港电影唯一的黑帮史诗;《暗花》在巧妙的剧情设计中,将“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宿命与悲壮完全呈现出来;《枪火》则像是一部具有浓厚武侠感与浪漫感的黑帮片。那么,《以和为贵》是否可以解读为“延续黑社会的斗争、展望未来社会以和为贵”的政治化黑帮影片呢?我看很难。因为,首先从某些细节来看,杜棋峰对于大陆的政策或曰官道的理解与认识只停留在表层,对其中的“奥秘”缺乏起码的洞察。影片结尾,占米不停地向省公安厅石副厅长以拳相向,这是一个在当今社会完全不可能出现情景,就大陆数以万计的厅级干部中,没有任何一个会在黑社会面前出于社会安宁的大局而显得如此隐忍与大度!作为一个影视艺人,杜棋峰对于大陆政策的反讽更多的是出于对从九七回归后香港电影不景气的方面对当局政策的一种怀疑甚至否定。事实上,香港电影的萧条与香港电影界自身诸多的痼疾和外部竞争环境的加剧联系更为紧密,杜棋峰将“大炮”对准“内地”显然是无的放矢,选错了对象。对象既错,政治化的表达也就失去了意义。

即使从单纯的政治方面再进一步的分析,杜棋峰对大陆的政策也是一知半解。老杜借邓伯之口说出他对当前内地的看法:“社团不能一家独大,要平衡。”在他眼里,今天的内地仍是个人独裁式的统治与管理,他未必知道“民主集中制”是共产党人行事的基本原则。香港的民主化无疑比内地高出很多,“纳税人”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但大陆的民主化进程也在不断增强。影片中,作为大陆当局“化身”的石副厅长全力支持占米上位,开出的条件是“维护社会稳定”:占米永久性地做“话事人”,不再选举与争斗;只要社会和谐稳定,社团具体如何做事,大陆一律不予过问。保持香港的繁荣与稳定是“一国两制”政策的基本立场,这一点影片的政治化表达不存在问题。不过,在理解这一点上需要一个换位思考,“一国两制”将香港的治理权给予了香港政府,具体如何管理则完全是香港人自己的事,所以石副厅长的要求可以理解(当然,通过影片不难看出,杜棋峰在骨子里对大陆这种只维大局不理细节的政策心怀异议);但是,如果说让黑社会的不法交易进入内地是一种政府默许的潜规则,那则是大错特错。当前内地社会管理方面的问题不少,但对上层的管理政策的把握,厅级干部至少有起码的政治头脑与意识。杜棋峰远远不知道,在破解改革发展难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构建和谐社会等方面,内地当局对于诸多存在问题的认识十分清楚,在政策上也是立足于一种健康、向上、和谐的层面。如此,杜棋峰借石副厅长之口揭示当局的政策有所不当并且失实。

所以,影片在“和”字大旗下,不论是剧情间的衔接,还是政策上的对应,编导都存在着一种对两地关系的误读。如果杜棋峰能弱化或消除影片的政治色彩,全神贯注选佬座,一心一意谋纷争,那么《以和为贵》将会是一部完美的经典。影片已有的精彩,正是来源于那些传统黑帮电影的必备要素。

在合拍片的潮流中,当传统香港电影于《江湖》等片中渐渐失去昔日的税气时,杜棋峰以其过人的胆识坚持着“作者路线”,坚持表达着自己对香港黑社会的认知。在《以和为贵》中,从游乃海、叶天成的编剧,到古天乐、任达华、张家辉、林家栋、郑浩南的演员班底,再到血腥、残烈的场面中,我们看到皆是香港特质。

影片虽以“和”为名,但真正给观众以惊艳与震憾的是“斗”。在“斗”中尽情释放出黑社会骨干们野性暴烈的一面,铁锤砸手的场面与《暗花》中梁韩伟的手法几近神似,占米处置卧底阿力的镜头让人不禁想起《黑社会》中大D将人装入木笼滚落山坡的场景。手下砸死阿乐、占米将阿乐亲信大卸八块小卸十二块再以绞肉机绞碎喂狗的桥段则是港片中鲜见的血腥与刺激。此外,东芜仔、阿武一行人提刀砍人和飞机设计伏击占米等段落,保持了《PTU》、《黑社会》等片动作上的写实风格,少了枪炮、消烟与腾跃式的花哨,营造出一个真实、残酷的“黑社会”。

编导在影片辅线与人物的处理上,可谓是精心设计。通过父子关系、爱人关系让影片产生厚重的人性表达,与叶伟信执导的《杀破狼》有异曲同工之妙,虽不如《千里走单骑》等艺术片有深度,但也为这部商业片增升了思想深度。任达华饰演的阿乐,虽为黑社会的帮会老大,但在日常生活中更象是一个居家男人,与学校老师就儿子近况的交流中活脱脱一个合格的父亲形象。最后在他被残杀前看着跑行的儿子对手下说“别吓着他,带他回家”时,我感受到的是残酷与温情的合体。尤勇以友情客串的身分加盟剧组,且是导演政治化寓言的主要表述者。从演员方面来看,他的参与无疑失去了纯粹的“香港本色”,但尤勇的演技让人看到了一个优秀演员的基本素养,尤其是开片的一段舞台化表述,与江门天宝山碧血堂的“红旗五哥”身分完全符合,不能不说是影片一个亮点。

《以和为贵》延续着《黑社会》的风格,在基本故事框架下,罗永昌、张家杰的剪接与郑兆强的摄影一起令影片至始至终保持着极强的视觉效果。在占米一干人杀人绞肉喂狗的桥段中,镜头从侧上、远近等多个视角与层面构建出一个空间不大但令人窒息“人间地狱”,令观者不寒而栗。《以和为贵》也是一部以开篇栓心的影片。进入正片之前的序幕中,罗伯特的音乐、余兴华的美术构图再加上尤勇雄性十足的言辞,在火焰与红色的背景下以繁体字显示的黑社会帮会文字,都能够在历史的沧桑感中激发观众的观影热情。

2005年10月,杜棋峰为求得《黑社会》在内地的公映,不得不修剪部分剧情并更名为《龙城岁月》,令影片失色不少,至少内地版本难见“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的实力。这一次,《以和为贵》没有刻意迎合内地市场,将香港黑帮电影的争斗与血腥进行到底。对于复兴香港电影来说,这种坚持显得难能可贵。

杜棋峰以《以和为贵》作为坚持的成品展示给世人,显示出当今香港电影的实力。《以和为贵》的政治化结局虽显得牵强附会,但整体水准还是超出《龙城岁月》,预示着香港电影走出低谷的一线曙光。今时已传来杜棋峰拍摄《黑社会III》的消息,“三部曲”结局会是如何?对此,影迷除了期待,别无他择。



------------------
欢迎莅临“三错炼狱”: http://cuocuocuo.yculblog.com/ 看电影、评体育、聊生活、谈感情、侃自我、说世事,感受人生过后尽是憾...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