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错炼狱

历经三年半载,《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正式出版,其间甘苦,寸心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戏说:混迹在一个特殊体制的机关跑腿打杂,虽说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智赛孔明,艺比唐寅,文过苏东坡,武胜玉麒麟,似万绿之中一点红,于万千众生中俨然一副“菩萨相”... 自诩:中华帝国的钢铁长城... 职务:新东方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小明星》首席娱记、《旧京报》资深评论员,《中国娱乐年鉴》执行主编... 联系:(小伊)gsgbr@163.com,(克油克油)1020666015... 用心用情写就闲书:《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网易考拉推荐

《雏菊》:一次香港影人给韩国电影的尴尬打工...  

2006-05-17 19:38:20|  分类: 错看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雏菊》:一次香港影人给韩国电影的尴尬打工...
错错错
2006.05.17


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浪潮必然导致全球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在电影界表现为跨国、跨地区合作拍片的方兴未艾。近几年华语影坛已突破以《卧虎藏龙》为代表的大华语电影合作,尤其在商业大片方面各国合作明显加强,《无极》、《七剑》、《神话》、《千里走单骑》皆是这种趋势的产物。事实上,早在1999年,李志毅执导的《不夜城》便是多地区合作的一次成功尝试,金城武以后辈的身份,与铃木清顺、郎雄和曾志伟等日本、台湾、香港等前辈合作,在东京演绎出一段身不自主的中国黑帮故事。《头文字D》在全亚洲范围内的票房成功将刘伟强推到韩国电影人的面前,请他来执导由韩国名导郭在容创作剧本,全智贤、郑宇成、李成宰等一线明星主演的“韩国大片”《雏菊》,在吸引韩国本土观众的同时,也吸引了华语观众的关注。

本片最大的卖点当数全智贤,靓丽又多情的“野蛮女友”形象曾令无数的少男少女痴狂,于是很多人至今都把她与野蛮相联系。事实上,野蛮只是过去,现在则是悲情,《我的野蛮女友》过后,她更多的在《触不到的恋人》、《野蛮师姐》等片中饰演悲情的女孩,“野蛮女友”的形象则被金荷娜(曾主演《我的野蛮女老师》、张娜拉(曾主演《哦,快乐的日子》)等人延续。我一直认为,是《我的野蛮女友》真正让韩国电影在亚洲影坛登堂入室,全智贤无疑成为掀起“韩流”的重要角色。数年过后,她的这种魅力并没有降弱,《雏菊》票房的丰收与此紧密相关。

《雏菊》是一部以黑帮与警匪为幌子的爱情片,“警”与“匪”为爱情故事提供制造矛盾冲突的特殊背景,而真正做主是郭在容式的情感。在平静的阿姆斯特丹生活着来自朝鲜半岛的人们,他们有着不同的工作与生活方式。惠珍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单身女画家,周末到广场替路人画像,晚间为自己的个人画展而努力;朴义是一个职业杀手,门前一盆黑色郁金香意味着他有了新的刺杀任务;郑宇是到荷兰执行任务的国际刑警,负责追捕一个犯罪团伙。故事就在女画家、杀手和警察之间展开。邂逅、隐忍、纯洁、悲情、一见钟情的男女爱恋显得十足浪漫,只是染上了韩国爱情电影“情感虚无症”:表达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乌托邦式爱情。《菊花香》、《我脑中的橡皮擦》、《不可不信缘(爱有天意)》、《爱的蹦极》、《触不到的恋人》等一长串的名单都是既浪漫又虚无的爱情。从影片“做住”的爱情戏中,可以看出作为“故事创作”的郭在容在影片创作阵容中的绝对主导地位,而作为导演的刘伟强和编剧的陈嘉上只能处在服务的从属地位。不论刘伟强在媒体面前如何强调《雏菊》是一部典型的港片,而我认为它是一部不折不扣的“郭在容作品”。

《雏菊》在叙事中运用大段的内心独白,这种手法利弊并存,使用得当即可成《东邪西毒》般的怪异经典,亦能成为《暖》一样的深情之作,如果处理不当,则会抢走表演的风头,令影片显得僵硬、缺乏神韵。影片一开始是多视角叙事,先是从惠珍角度讲述主人公身边发生的故事,随后便以郑宇的角度重新讲述主人公身边发生的故事,这种多主角叙事的方法不同于黑泽明的《罗生门》,可以看作是《大象》和《罗拉快跑》的叙事手法的组合。导演并没有将这种独特的叙事手法进行到底,随后的故事是在个别的闪回中以时间发展为顺序展开,这也使得本片与上述三部影片相比在叙事方式上缺少连贯性和一致性,多少显得有些散乱。

在影片的三角恋爱的故事中,最突出的特点是因为角色的代替而出现的情感错位。这让我想到陈凯歌《无极》中倾城、光明和昆仑之间的故事。如果稍加分析,两部电影中的爱情故事极为相象:昆仑穿着鲜花盔甲救了倾城并赢得后者的爱心,就像是幕后的朴义寻得惠珍的画包并为其建桥最终获取后者的芳心;而光明以鲜花盔甲的主人出现就像郑宇以送花使者的身分出现,最终在现实中与女主人公彼此相爱;最后,光明和郑宇皆以死而终,留下女主人公和心中的爱人....我们必须承认韩国电影人的煽情能力,他们可以把陈凯歌看作为魔幻世界的爱情作为人之常情来刻画,最终还是让观众心生不少感动(梅林茂的音乐功不可没)。在惠珍为保护朴义中枪身亡的那一刻,我相信很多观众会被感动,这种感动来源于悲剧固有的力量,影片故事不就讲述多情红颜薄命与红颜祸水的双重宿命吗?

编导的部分设计使影片具有较强的戏剧张力。在郑宇死后,影片突然变得像一部希区柯克式的悬疑片:观众不禁要问到底是谁杀了郑宇?从张侦探通过“古典音乐”的推断和惠珍在朴义房间寻找的桥段中,观众很容易认为是朴义杀了郑宇,如此设计令观众保持较高的观影热情。只是这个“谜底”揭开地太快太直接了,仅仅是在惠珍的“逼问”下,通过朴义一个讲述性质的闪回镜头完成:郑宇死于其他杀手的枪下。如此收场难免让我大呼:不过瘾!结尾有一个桥段是滂沱大雨的日子,一群避雨的人们拥挤在现代化的咖啡屋檐下,惠珍、朴义和郑宇在那里第一次相遇。雨过天晴人群散开的时候,朴义说“不管怎么样,未来是可以改变的”,真正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这种看似讨巧的设计最终也是落入窠臼,我们在《野蛮师姐》和《甜蜜蜜》中早已见识过它的“真面相”。 

影片为数不多的枪战戏是最具有香港特色的部分,譬如,结尾朴义独闯虎穴、以一敌百的架式不就是当年发哥的爽飒英姿吗?然而,韩国电影能有今天亚洲影坛老大的地位与其有效的学习、模仿好莱坞与香港电影密切相关。黑帮警匪片本不是韩国电影的强项,但韩国电影人通过学习与模仿拍出了不错的黑帮片。譬如,同类型最好的影片《朋友》就是综合《美国往事》和《碟血街头》的结果,《甜蜜人生》有不少来自香港经典黑帮电影的桥段。也就是说,即使没有刘伟强、陈嘉上这些黑帮警匪片的行家里手参与,韩国人依然可以拍出港式激战场面。

快节奏是香港商业电影的一个显著特点,在《雏菊》中却看不见任何的“快”,相反全片充斥着韩国电影的冗长感。在颇受好评的《马拉松》中,一个残智者最后的一次比赛足足跑了近二十多分种,如此过程几近赛过日本动画连续剧《灌篮高手》一场球打几集的“慢”节奏。《雏菊》的冗长感体现在过多的特写镜头、慢动作以及回忆性的抒情画面(这种抒情画面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台湾琼瑶电影中的俯拾皆是),这样下来,用90分钟足以完全表达的故事却消耗了整整两个小时。

比起临近崩溃却又赚得满盆满钵的《头文字D》,《雏菊》呈现出韩国爱情电影精致与唯美的风格,不论是长镜头下阿姆斯特丹郊外旖旎的田园风光,还是小坡上争妍斗艳的雏菊花海,都显得美轮美奂。而且两部影片最大的不同在于,《雏菊》没有《头文字D》中大量画蛇添足般不伦不类的笑料,影片的细节始终为深挚的感情服务,抛弃了香港电影中流行的插诨打科元素,使得它在讲述情感故事时比香港电影更能感染观众。

需要提及一下的是,现在内地的配音水平已经到了惨不忍听的地步,几位主要角色的配音语调生硬异常。所以,建议喜欢韩国电影的朋友尽量找韩国原声配中文字幕版本观看,以免在观影过程中倍受听觉上额外的煎熬。

总的来看,虽然有香港电影的数位骨干参与,但《雏菊》并没有融入任何值得称道的香港电影特质,而是一部“韩味”十足的影片。俗套而又煽情的故事,精致而又唯美的画面,都是韩国电影屡试不爽的法宝,而虚无的爱情和拖踏的镜头也是韩国电影难以克服的痼疾(当然,不排除韩国人喜欢此类爱情与节奏,否则它不可能大行其道)。可以把《雏菊》视为韩国与香港电影界进行跨国合拍生产的成品,但是在这种合作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我们不愿意承认却又客观存在的尴尬现实:在韩国电影掘起并主导亚洲影坛、香港电影徘徊于低谷的今天,韩国电影人作为强者处在主宰的位置,而香港电影人只能以弱者的身分参与其中,无法自主地融入自己传统的优势与特点,更象是一名合格的打工者。


------------------
欢迎莅临“三错炼狱”:
http://cuocuocuo.yculblog.com/
看电影、评体育、聊生活、谈感情、侃自我、说世事,感受人生过后尽是憾...



------------------
欢迎莅临“三错炼狱”: http://cuocuocuo.yculblog.com/ 看电影、评体育、聊生活、谈感情、侃自我、说世事,感受人生过后尽是憾...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